“过灵床”让我失去贞操

日期:2018-07-06 15:50:42 作者:马燕(口述)彭城月(整理) 来源:凯风网 访问:187 频道:邪教危害 标签:

内容提要

我叫穆研(化名),安徽萧县人,今年43岁。2003年,我和丈夫一起从老家到徐州市鼓楼区打工,生活虽不富裕,却也其乐融融。可惜好景不长,因为相信老乡,我误入全能神邪教,被骗走了多年的积蓄,掉入火坑,直到2013年5月我才幡然醒...

我叫穆研(化名),安徽萧县人,今年43岁。2003年,我和丈夫一起从老家到徐州市鼓楼区打工,生活虽不富裕,却也其乐融融。可惜好景不长,因为相信老乡,我误入全能神邪教,被骗走了多年的积蓄,掉入火坑,直到2013年5月我才幡然醒悟。我把自己的经历讲出来,希望能警示到更多无辜的人,不再被全能神邪教欺骗,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因体弱多病误信全能神

2011年6月,我们认识了同样在徐州鼓楼打工的老乡王哥、刘姐夫妻俩。同在异乡打拼的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刘姐为人热情,经常邀请我到她家去做客,时间一久,我就把她当成了无话不谈的亲姐妹。结婚多年,我一直身体不好,没有生育,这个心结时刻困扰着我。有一天,我把心结讲给刘姐听。她告诉我,她是全能神传福音的执事,可以帮助我,让我远离邪灵的侵害。之后刘姐经常劝我信奉全能神,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消灾解难,驱邪祛病。我就相信了。从此,我经常跟刘姐参加全能神聚会,祈祷练功,吃喝神话。由于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神话上,感觉自己身体有变好的趋势,于是跟刘姐学得更勤了。因为经常参加全能神的聚会,上班也心不在焉,家务也没空弄了,丈夫渐渐对此有了意见,劝我不要去信全能神。但是我坚信神是唯一的、全能的,对丈夫的劝告不闻不问,还警告他对神不够尊敬,要遭报应的。我俩之间总是话不投机,关系也渐渐变得冷淡了。

因热衷全能神的吃喝神话家财荡尽

在信全能神之后,刘姐告诉我们说世界终究会毁灭的,必须要想办法上天堂才能得救,要给全能神交“奉献金”。交的“奉献金”越多,越能证明对神的忠诚,才能尽早拿到登上天堂的“户口簿”,消灾避祸。于是我们纷纷给刘姐上交了不菲的“奉献金”。

2012年的8月份,刘姐说上级要求我们把自己做生意赚的钱贡献“奉献金”。为了得到神的“庇佑”,我瞒着丈夫凑了8万元份子钱给刘姐,合伙开了个火锅店。火锅店开业后,我们每天在店里做吃喝神话,没人去管经营的事,结果入不敷出,没多久火锅店就关门了,我也赔得血本无归。因为这件事,我家本不富裕的生活变得更是紧巴巴的,丈夫知道后跟我大吵了一架。我指望靠神“庇佑”发财的美梦也破灭了,对刘姐说的“全能的神”产生了一丝怀疑。

过灵床失去贞洁终悔悟

2013年1月,刘姐说要带我们传“福音”,去拯救更多的人。一天早上,刘姐带了我们四五个人一起到了山东枣庄。到枣庄之后,我们被分别安排在出租房里。我被安排和一个叫“小宫”的男人在一个房间,组成一个家庭。到了晚上,小宫爬上我的床,说要和我“过灵床”。我不愿意,一直把他往床下踢。小宫就打我,把我强X了。我又哭又闹引来了附近的民警,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通知了我丈夫,我被带回了徐州。

后来,社区反邪教志愿者听说了我的情况,主动上门做我的工作。经过他们耐心细致的帮助教育,再想到信全能神以后,夫妻不象夫妻,家不成家,还有“过灵床”的屈辱,我终于幡然醒悟。这一切,都是全能神害的,破坏了我本来幸福美满的生活。

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也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淡去。现在,我和丈夫在政府的帮助下领养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解开了多年的心结。我们的火锅店也重新开张了,我们重新过上了幸福安稳的生活,这一切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评论

本站采用注册制,请点击网站左上角“注册”加入本站,注册会员可以发布文章评论、留言,也可以发布文章交流心得及寻找亲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