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笼罩下的纠结家庭

日期:2017-11-15 10:58:58 作者:本站 来源:原创 访问:906 频道:邪教危害 标签:

内容提要

一说到故事,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故事都要有个结局,其实不然,许多事情都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并且一直在发展。之前一位咨询者向我咨询关于弟媳信了全能神的事情,站长觉得这件事可以作为一个素材,用来更好的警示读者邪...

一说到故事,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故事都要有个结局,其实不然,许多事情都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并且一直在发展。之前一位咨询者向我咨询关于弟媳信了全能神的事情,站长觉得这件事可以作为一个素材,用来更好的警示读者邪教的危害,所以简单的问了一下大概情况,下面笔者就把大致的情况整理出来,这里还是按照惯例,用第一人称来写,考虑到个人信息隐私,笔者将其中一些真实情况做了改动处理,可以说,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早期的农村封建观念很重,每个家庭都要有个男丁传宗接代,在生下我五年后,母亲就又怀了一个孩子,生下来以后全家人都乐坏了,是个大胖小子,可后来,却发现他先天残疾,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东西,他就是我的弟弟。那年代,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讲,养活两个孩子已经是不小的负担,虽然弟弟天生残疾,但终归是个男娃,所以父母就再也没要孩子,勤奋节俭养活我们姐俩。

我和弟弟的关系非常好,我们从来不吵架,因为他残疾,所以我也特别照顾他,父母勤劳肯干,又赶上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我家也住上了大瓦房。

那时候,流行农村人进城打工,淘金大潮浩浩荡荡涌进城市,弟弟初中读完以后也想去北上广那些大城市打工,可身体缺陷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还要照顾家中父母,我就想了个办法,我告诉弟弟,现在农村人都往城里跑,那农村的劳动力不就会变得奇缺吗?与其去大城市打工,不如学门手艺在我们周边村镇找活干,饿不着不说,起码还有家可回,弟弟很听话,于是就一直在周边村镇打工,节省了吃住的花销,也赚了点钱。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转眼弟弟25岁,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家里人到处找人说媒,可弟弟本身就是残疾人,哪里有人愿意跟弟弟?虽然弟弟老实勤快,但当父母的谁愿意把女儿嫁给这么一个半瞎子?所以弟弟的婚事一直很不顺利。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再丑的女儿不愁嫁,总有能走到一起的。后来经人介绍,弟弟认识了弟媳,弟媳长得一般,个子很矮,家庭条件也并不是太好,而弟弟虽然残疾,家庭条件还算可以,一个嫁不出去,一个娶不回来,两人正好就凑到一起去了,经过一次次被人拒绝,突然天上掉下来馅饼,父母自然高兴的不得了,很快就送上彩礼,将弟媳迎娶回家。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婚后不久,父母就觉得弟媳很懒,似乎她嫁给我弟弟就是因为可怜弟弟,而作为可怜他的报酬就是到我们家来享福。嫁到我们家以后,弟媳基本上不怎么干活,也不出去打工,全凭弟弟一人撑着家。弟弟也没什么怨言,一直任劳任怨,我作为“嫁出去”的女儿,虽然满心的不满,但也无能为力,所幸二人并没有什么吵架,也就这样过着吧。

第二年,弟媳怀孕,生了一个女儿,为了照顾女儿,弟媳更是养尊处优,非但不干活,而且吃的穿的用的都要好的,父母很喜欢孙女,就这样,一家人忙碌,给弟媳和女儿最好的条件。

同村有一个亲戚,论起辈分,我们应该叫她婶婶,婶婶是信教的,当时我们只知道信基督,并不知道具体的东西,总之弟媳生了孩子以后,婶婶经常到家里帮忙照料,陪弟媳聊天,整天无所事事的弟媳也就在这段时间加入了全能神。

起初照料孩子,家里人只知道她信教,毕竟孩子还小,让弟媳外出打工下地干活是不可能的,所以自己在家带孩子,无聊的时候信教也没什么不妥。后来,孩子上了幼儿园,虽不用时时刻刻照顾,但也没法外出,而在这段时间里,弟媳就开始出去和教友聚会,当时家里人也都没太在意,本来就什么活不干,只要照料孩子就行,闲下来的时候愿意去聚会就去吧,毕竟留在家里她什么也做不了,不让她去她还会翻脸,没办法,只能这样过下去了。

孩子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母相继离世,早在父母健康的时候,他们就将我和弟弟叫到身边,谈遗产分配的事情,父母这些年手里有一些积蓄,还有这大瓦房都要留给我和弟弟,我和弟弟关系很好,而且弟弟是残疾,况且这么多年,弟弟一直在身边照料着父母,而我的条件也算可以,于是我放弃了所有的财产,可弟弟说什么也不肯,最后父母决定,存款我和弟弟一人一半,房子归弟弟所有。

父母离世以后,因为孩子上学的原因,弟弟搬进城里,而弟媳依然在家没有工作,后来,弟媳频繁外出,开始只是在本地,早出晚归,后来,山东发生了招远血案,国家非常重视全能神邪教,没过多久,弟媳就被公安局的人带走了,此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她信了全能神,公安局将她拘留了45天才放回来,去接她的时候,公安人员告诉我们,弟媳是非常顽固的邪教分子,一定要严加看管。

可回来以后的弟媳,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以后依然频繁聚会,弟弟劝她不要再信邪教,可她根本不听,平时说什么都好,只要一提起不许信全能神,立刻就变了一个人一样发疯似的和弟弟吵架,弟弟老实憨厚,没办法只能和娘家人反应这些情况,娘家人也不断的劝弟媳早点脱离邪教,可弟媳根本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只要提起全能神不好就会发疯,最后娘家人也没了办法。

本来以为就这样过下去也就算了,聚会就聚会吧,起码人还在家,毕竟被公安机关处理过,她不敢再去传福音了。可没想到的是,2016年的某天,弟媳突然不告而别离家出走了,离家以后根本联系不到她,手机、身份证全都没带,此时弟弟才想明白,本地不敢传福音,原来是到外地去了。一怒之下弟弟到法院起诉离婚,并报警说弟媳失踪,今年,老家搞开发,弟弟在老家的房子也在拆迁范围之内,原本想着起诉离婚两年后弟媳不回来,就可以成功离婚,拆迁补偿正好留给自己和女儿以后的生活,可不曾想,眼见失踪期满,弟媳却回来了,弟弟问她为什么还要回来,她告诉弟弟,是“神”让她回来的。。。。。


后来就有了咨询者与笔者的那篇求助答复了,笔者一直建议她将弟媳送到转化班,或者报警,但她告诉笔者,对于弟媳那种死不悔改的信徒,报警苦于没有证据,如果有证据,那一定就是要判刑的,娘家也说不过去。如果去转化班,只要一提起,她就会发疯,而且声称死也要信全能神,况且,这么丢人的事情,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只能下策中求稳妥,希望能保全财产了。

后来笔者问了她,当初那个拉弟媳进全能神的婶婶现在情况如何?她告诉笔者,那个婶婶被家人打怕了,而且后来有了孙子以后,忙着照顾孙子,早就脱离全能神了。

最后,笔者希望这个故事能有一个结局,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会是一个非常好的警示素材,并不是每个人的故事都那么惊心动魄,往往越平常的事情越让平凡的人感到纠结。


评论

本站采用注册制,请点击网站左上角“注册”加入本站,注册会员可以发布文章评论、留言,也可以发布文章交流心得及寻找亲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