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手将母亲送进了看守所

日期:2017-12-04 18:13:46 作者:本站 来源:原创 访问:384 频道:拯救信徒 标签:

内容提要

我来自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我的父亲几年前去世,我的母亲悲痛万分,后来,她信奉了基督教,虽然家里并不赞同她信奉基督教,但考虑到母亲的孤独,也都不反对。母亲每天除了打扫卫生做饭,就是阅读基督教的书,有的时候觉得她...

我来自辽宁省某地区,我的父亲几年前去世,我的母亲悲痛万分,后来,她信奉了基督教,虽然家里并不赞同她信奉基督教,但考虑到母亲的孤独,也都不反对。母亲每天除了打扫卫生做饭,就是阅读基督教的书,有的时候觉得她很“神叨”,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毕竟母亲每天都会把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还陪孙子上辅导班。

2015年,母亲的举止就有异常,经常出去参加所谓的“家庭教会”,到别的教友家去聚会、祷告,这是以前几乎没有出现的现象,而且拿回来的书,都是神神秘秘的,我和妻子发现异常以后,就决定暗中观察一下母亲到底做了什么。

一次,母亲外出买菜,我和妻子趁机进入母亲的房间,发现在床铺下面有一本书,名字是《话.在.肉.身.中.显现》。照理说,基督教的书籍母亲都放在书架上,可这本书却如此对待,于是我和妻子到网上查了一下这本书的资料,不看不知道,查到以后我们俩非常惊讶,原来母亲信了全能神。

山东招远血案,让我知道了有一个邪教叫全能神,可如今,哪里想得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加入邪教。后来,母亲回来以后,我跟她谈了一次,我告诉她她信的神是邪教,是骗人的。可母亲却对我破口大骂,说我对神不敬是要受到惩罚的,还说我是个不孝子,父亲去世以后,母亲自己一个人很孤独,作为儿子,连她信教的权力都要剥夺。几句话让我哑口无言,可不论我怎么说全能神不好,她都听不进去,也没有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更不想让母亲被公安局抓走,所以也就默许了,我个人觉得,只要在钱上把住关,不让母亲做出出格的事情,也就得过且过吧。

可后来,母亲做的越来越过分,家务不做了不说,有时还出去传福音,最多的时候一次外出一个礼拜,怎么也找不到她,家人急坏了,甚至报警,最后她自己回来了,也不说自己去了哪里。后来我到公安局告知母亲寻回的消息时顺便问了一下在公安局上班的朋友,他告诉我,全能神危害很大,千万不能纵容信徒外出传福音,因为有的信徒就是外出传福音后再也找不到了,并且他带我去了国保大队。国保大队的警官问明情况以后,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要直接抓捕我的母亲,而是先对我说了打击邪教的相关政策,最后他劝我做两个选择,一是对母亲进行转化,另一个就是帮助他们摸清邪教的线索,最后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以备以后联络。

回到家以后,我和妻子商量这件事,妻子不想多事,觉得把母亲送转化班关起来也就可以了,可我觉得应该从根本上铲除邪教才能保证母亲以后不再被邪教蛊惑。纠结中,一位反邪教志愿者给我打来电话,他说他是国保大队的警官介绍来找我的,我们约了一个地点详细谈了一下我家现在的状况,他和我一样,都主张给政府提供线索,一举端掉邪教窝点,他告诉我,有些事情警方不好出面,毕竟警力、精力都是有限的,所以民间反邪和政府反邪也就有了这么个默契,他负责开导我和做那些收集线索的事情,也就是说,只要我能想开,不怕母亲被抓,给他提供一些信息以后,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去参与了。

我痛恨邪教,把我母亲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六亲不认只认神,所以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于是我同意了他的意见,说实话,这时候我觉得,既然他和国保大队之间有一定的合作关系,如果我的母亲真的触犯了法律,也许能在适当的环节上得到宽大处理。

终于,机会来了,有一次母亲亲自去接孩子,我知道,她这是想看看孙子,然后再次出走,于是我联系了志愿者,后面的情节因为一些保密原因,我就不多说了,结果就是,警方端掉了一个窝点,抓捕了一批邪教教徒,其中有一个头头。


看着母亲被抓捕时麻木的表情,我又气又难受,后来母亲被送进看守所等待处理。事后,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关于铲除邪教的任何事情,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说了,会面对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指责和谩骂,骂我不孝,可是,有谁知道家中有亲人加入了邪教是一件多无奈的事情?不举报,她害人害己,举报,外人说你没亲情没人性。但是,我选择了举报,亲手将我的母亲送进了看守所,因为我觉得,这样做,对母亲负责,对社会负责,也对这个家庭负责。


笔者按:案件的最终结果是老人家因为情节较轻,并且家人配合挽救,免于刑事处罚,最后在志愿者转化下老人已经完全脱离了全能神。这是笔者接触到的最好的结局,也希望邪教信徒的家属能够有这位举报者的认识,为亲人,为社会,为家庭负责,敢于与邪教做斗争,只有这样才能彻底铲除邪教挽回自己的亲人和更多无辜的人。

评论

本站采用注册制,如果您需要与我们联系,请点击网站左上角“注册”加入本站,注册会员可以发布文章评论、留言,也可以发布文章交流心得及寻找亲人朋友。